在小学低年级
2019-10-26 17:1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这是琼中边远村庄孩子上学的真实一幕。在距离琼中什运中心小学约8至10公里左右的南流、什共、方新、便文等村庄,孩子上学多是寄宿,带米上学是他们每周一次必须做的。这一现象,在海南中部地区,在不少农村家庭,至今仍是一种普遍存在。

1月12日,星期一,又一周的开始。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什运乡中心小学4年级学生阿兰背着大书包,怀里抱着一只布袋子准备走进校园。布袋子里装了5斤米,小姑娘抱得有点吃力,她回头望向骑摩托车载她来的爸爸,笑眯眯地招招手:“阿爸,回吧!星期五记得来接我!”

在“再困难,孩子的口粮问题都要尽早解决”这个共识下,营养餐工程一路“踩油门”向前推进:

在琼中什运中心小学的主教学楼一楼,一侧的教室被改为了储藏室,钢货架上储存着孩子们要喝的学生奶。4年级(1)班的学生王志冰悄悄告诉记者,“其实牛奶早就喝得有点腻了,好想换换口味。”5年级(1)班学生王纯德更是喊着向记者发问,“姐姐,什么时候我们能有三角蛋糕、饼干,或者巧克力呢?真的不想再吃鸡蛋了。”

对于出现学生没有喝完牛奶这一现象,校长潘存志直言,营养餐对于学生的成长有利,虽然孩子喝久了有的不太喜欢了,但是学校从管理角度来看,目前还没有什么其他办法可以解决,现在主要关注的还是让孩子们吃得安全。

引发感慨的是农村孩子们当时的营养困境:海南医学院曾对琼中黎母山、新伟、县二小等学校进行抽查,随机抽取了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564人,其中因营养不良引起的血红蛋白偏低的学生有29人,抽样的中小学生在身高体重与标准值的比较上差距多达20%—30%。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到2015年1月下旬,国家和省级财政投入逾1.1亿元。其中国家2013年投入797万元,2014年投入4170万元,省级2013年投入3044万元;2014年投入1486万元,2015年投入2322万元。

2013年6月,海南省政府出台《关于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的意见》,明确从2013年秋季学期开始,在五指山、保亭、琼中3个市县开展“省级试点”,为试点范围学校的学生提供营养膳食补助。随之出台的《试点工作方案》明确,海南省补助标准为每生每天4元,按学生每年在校学习时间200天计算,每生每年补助800元。3个试点市县享受营养膳食补助的学生共5.18万名。

在金江学校,每天7时40分早读课后,班主任老师都要到营养餐办公室登记当天的上课人数。“每天登记学生人数,就是为了在鸡蛋的蒸煮环节进行数量控制。”陈海标说,这样可以有效地避免浪费。

“对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广大农村孩子的吃饭问题进行摸底后,我们所有人得出的一致结论是,再困难,孩子的口粮问题都要尽早解决。”

经过招标落实供餐企业等环节的准备之后,2013年11月下旬至12月初,五指山、琼中、保亭陆续开始为学生供应营养餐。测算显示,3个试点市县一年共需资金4100多万元,由省与试点市县按照7:3的比例进行分担,其中省财政承担2800多万元,其余部分由试点市县财政承担。此前,三亚、陵水也已先后利用市县财政资金在本市县内启动了学生营养改善工程。

2012年11月,陵水在全县11个乡镇、2个农场的102所学校,按照每生每天3.8元的标准进行试点。2013年3月,陵水19所中学纳入营养改善工程。

与保亭同样狠下血本的还有琼中。在启动学生营养餐工程之前,琼中先行投入500万元对5所确定采取食堂供餐方式的学校进行扩建改造,符合标准之后方才进行供餐。在琼中思源学校,记者看到,原有的学校食堂面积仅有三四百平方米,通过改造,在食堂后面空地上搭建起了近千平方米的铁皮顶第二食堂,同时增开了4个供餐窗口,满足了9年一贯制学校的标准食堂就餐要求。

2012年3月,三亚市学生营养工程在全市6个镇及城乡结合部的公办中小学校正式铺开,按每人每天4元的标准,为中小学生免费配送学生饮用奶和熟鸡蛋等营养食品。

“在小学低年级,由班主任老师亲自发放营养餐,是学校早已做好的制度化规定。”常务副校长陈海标向海南日报记者介绍,从供餐企业的鸡蛋牛奶配送,到副校长验货,总务处主任入库,再到食堂管理员负责出库,在食堂蒸煮鸡蛋,并且进行分发,金江学校的营养餐供应已经形成了相对完整的全链条服务。

“条件虽好,但这对于一个国定贫困县来说是十分不易的,这仅是针对少数学校的探索,如果想以这种标准的食堂模式在全县有条件进行食堂供餐的34所学校全部推广改造的话,测算下来起码还需要1160多万元,那几乎是财力不可承受之重了。”琼中教育局副局长陈嗣怀说。

早早就注意到这个问题的陈嗣怀说,“从食品安全角度来讲,选择‘牛奶+鸡蛋’主要是出于对本省能够生产的东西便于管理的角度来确定的,另外光明学生奶也是国家经过严格检测认证之后才推行的一种产品,安全问题上好管控。如果增加品种,很多问题都难以保证了,比如,要增加饼干,海南本省就鲜有生产饼干的大规模有资质的企业,大多数依靠贸易公司从广东等外省引进,在食品安全把关这一环节上就过不去,何况还有蛋糕等要涉及到保质期特别短的产品时,安全更难管控。”调查中,记者初步计算,由省财政资助的3个“国贫县”有5.18万名中小学生在吃营养餐,加上三亚、陵水两个市县在内,目前海南省总计约有10万以上的孩子吃上营养餐,但除了琼中5所学校约4000多名学生能够吃上食堂供餐之外,其余95%的学生吃上的是“牛奶+鸡蛋”的简易课间餐,这不仅是样式太过单一,而且对于绝大多数贫困家庭的孩子来说,解决不了他们最根本的吃饭问题。而如果想要突破“牛奶+鸡蛋”,各市县教育主管部门及各学校在安全质量把关上的能力又有限。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金江学校小学年级有19个班,初中年级7个班,一共有980名学生。

这是在国家没有将海南列入国家试点范围的情况下,海南利用本省有限的财力自行开展试点的一项“娃娃餐工程”。

记者调查发现,学生营养健康状况监测评估结果尚未发布,对学校实施此项目的管理情况、供餐企业服务质量等考核机制有待建立。

此前,海南省的三亚市和陵水黎族自治县在没有省级财力补助的情况下,已率先大胆尝试推行学生营养餐工程,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的营养与健康。

据了解,保亭2014年支出营养膳食补助1305万元,其中,县政府专门核拨338.5万元,作为改造全县64所中小学食品存放库房资金和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工作经费,装修改造学校鸡蛋、牛奶存放库房,安装库房地板砖、防盗门、防盗网、纱窗,粉刷墙壁,统一制作食品存放货架,购买制冷冰箱及电风扇,挂设温度计,保证营养餐食品在整洁、安全、恒温下储存。

负责供餐管理的李运平老师也坦言,孩子的话语天真但往往真实,一年多时间里,总是“牛奶+鸡蛋”的确有些单调,“是不是可以尽快改一改,哪怕增加那么一两样孩子喜欢吃的饼干呢!”

对蒸煮的鸡蛋以及发放的牛奶,每天食品留样是保证卫生安全的硬要求之一。打开金江学校食堂的冰箱,食堂管理员马富勇展示了最近4天的鸡蛋、牛奶留样。记者注意到,每天的留样均为一盒牛奶、一个鸡蛋,在每一盒牛奶、每一个鸡蛋上,都用蓝色的圆珠笔标注了当天的日期。“留样食品我们至少保留48小时,如果某一天孩子吃了营养餐之后感到不适,我们就可以立即直接查找到。”

营养餐工程实施以来,成效究竟如何?收获掌声,遭遇困惑,面临难题,也带来了更多企盼,这是海南日报记者利用半个多月时间,兵分多路前往试点市县进行全面调查后,汇集的来自基层的最为集中的声音。

至此,在海南省未被列入全国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试点的背景下,通过省及市县财政的支持,三亚、陵水、五指山、琼中、保亭等5个市县中小学生每天可以享受到一份“牛奶+鸡蛋”的课间餐或一份营养午餐。

1月15日上午9时40分,保亭响水镇金江学校食堂,在食堂外的水池依次洗了小手之后,一年级(3)班的34名同学列好队,班主任潘晓清开始依次分发学生奶和煮鸡蛋。喝着学生奶,吃着煮鸡蛋,6岁的苗族女孩盆盈盈怯生生地说,“课间不会觉得肚子饿了,真好。”

2013年8月起,海南省在五指山、保亭、琼中3个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率先开展了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试点(以下简称营养餐工程),采用企业供餐和食堂供餐“双重推进”的模式,逐步改善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营养状况。

陵水岭门学校小学三年级(1)班全班53名学生。1月14日上午11时许,记者在这间教室注意到,有3名学生的课桌里还放着鸡蛋,还有5名学生的课桌里放着没有喝完的牛奶。“没有吃的鸡蛋,我想带回家给弟弟妹妹吃。”一位女生告诉记者。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对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广大农村孩子的吃饭问题进行摸底后,我们所有人得出的一致结论是,再困难,孩子的口粮问题都要尽早解决。”回顾2013年8月前准备启动实施农村中小学营养餐工程时,省教育厅有关人员仍十分感慨。

在保亭思源实验学校初中部营养餐办公室,记者看到,在启动营养餐之际,学校每天专门登记吃鸡蛋过敏的学生。“有的孩子吃煮鸡蛋刚开始的时候还不是特别适应,于是学校就做了专门登记,不久之后就没有学生再出现类似过敏的情况。”总务处副主任箫家仕说。

食品安全问题几乎是“娃娃餐工程”启动以来各市县教育主管部门和各学校一把手始终高度关注的问题。

食品安全问题几乎是“娃娃餐工程”启动以来各市县教育主管部门和各学校一把手始终高度关注的问题。

值得关注的,海南省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省级试点还覆盖到了民办学校。保亭海之南实验学校是位于保亭县城附近的一所9年一贯制民办学校,有在校生735名。海之南实验学校副校长杨勇说,“没有实行营养餐之前,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几乎会带来整箱牛奶放在学生宿舍,现在这个现象已经没有了。”

五指山市教育局副局长马江源告诉记者,海南医学院对学生营养健康状况跟踪监测,采取的是抽样方式进行的,学生营养健康状况监测评估结果等待发布,教育主管部门还没有掌握孩子的营养健康状况变化情况,但总体感觉学生的营养与健康状况肯定是比以前有所改善的。 (杜颖 郭景水 程范淦 刘操 陈林 吴坤梅)

从校长、教师到家长、孩子,对营养餐工程的实施都予以了较高的评价,但呼声建议依然不少,其中尤为强烈的是,“孩子吃的样式太少了!”

此外,膳食营养搭配紧紧相连的一个环节也亟需得到关注,即政府这么大的投入之后,孩子们的体质到底有没有实质上的提升,他们还需要再得到哪些方面的营养?

“问题的出现再简单不过,如果长时间让孩子喝同一种牛奶,总是吃鸡蛋,不管是什么口味的,时间长了都会有些腻味。”五指山市第三小学校长蒙忠丹坦言。五指山三小的孩子大部分是走读生,采取的是企业供餐,已经有不少学生和家长向校长反映:“是否可以换换样?”可是学校表示,在这一方面目前也只是按照现有方案执行,暂时不能随意改变。

保亭教育局副局长辛碧华说,保亭在全县层面制定了一系列的保障制度,先后印发了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食品安全应急预案》、《食品库房管理制度》、《食品试尝、食品留样管理制度》等20多项管理制度、工作职责和规范操作程序要求。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尽管在营养餐计划实施伊始,省教育部门与卫生部门联合制定了海南省学生营养健康状况监测评估工作方案,委托海南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海南省疾控中心和海南省中小学卫生保健所3个机构联合地方市县疾控等部门对学生营养健康状况进行跟踪监测,但在调查中,一些市县纷纷反映,营养改善计划开展以来,学生营养健康状况监测评估结果尚未发布,对学校实施此项目的管理情况、供餐企业服务质量等考核机制也有待建立。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到2015年1月下旬,国家和省级财政投入了逾1.1亿元,其中国家2013年投入797万元、2014年投入4170万元;省级2013年投入3044万元,2014年投入1486万元,2015年投入2322万元,着力解决农村孩子们的营养状况问题。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因为基层中小学校普遍缺乏专业营养师,在实际操作中,根本没有办法指导学校食堂解决在膳食营养均衡、膳食搭配等方面的难题,即使定期向学生开展日常饮食卫生安全知识、健康膳食饮食等宣传教育内容上也十分缺乏。记者在调查中,不少孩子直率地告诉记者,“吃肉才有营养,吃菜吃豆腐可没营养的!”

据了解,在供餐模式上,省学生营养办要求各试点市县食堂条件符合有关要求的学校要采用食堂供餐模式;没有食堂或食堂条件不达标的学校,可选择“牛奶+x”供餐模式作为过渡。由于受到硬件条件的限制,各试点市县在结合实际制定实施方案时,琼中有5所学校选择食堂供餐模式,县里其他64所学校及五指山、保亭采用的是“牛奶+x”供餐模式,此前已先期自行开展试点的三亚、陵水采用的也是较为简易的“牛奶+鸡蛋”的供餐模式。

在海南日报记者的调查中,琼中反映压力最大,因为这个县有5所学校采取的是食堂供餐,轮换菜谱,相比其他市县“牛奶+鸡蛋”程序复杂多了,因此在安全这根弦上也绷得尤其紧。琼中民族思源实验学校校长张兴虎说,学校曾经发生过一次事件,住校生因为夏秋季节转换不适出现集体拉肚子现象,开始他们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食堂就餐会不会出问题,后来深入调查才否定了食品问题,当时大家吓得一身冷汗,学校对食品安全管理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一年多时间,娃娃们的体质有没有变化?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一块的工作还有待进一步加强。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gehuacc.com.cn香港最快开奖现场记录,金多宝最快开奖结果,今晚六彩开奖号码资料版权所有